201604 第三次臨時會

前言

頭份市民代表會,2016 年 4 月份第三次臨時會的影片與逐字通順稿於此。

今年四月召開臨時會,主要為審核公所提案,包括市場改建、下公園工程、自強路人行道整修。此外劃設停車格一事,臨時會也有一併討論。

針對停車格的事前規劃以及準備的工作態度,煥強在這次臨時會裡提出質疑。而市場改建與下公園工程部份,希望公所能夠及早提供書面資料,讓代表會有足夠時間與資訊,方能確實審議,為民眾把關。

煥強認為,有很多公所的提案,事前準備不夠充分。就劃設路邊停車格來說,事前規劃期間,未確實做好現地勘查,對現場了解不足,才會劃出根本無法使用的停車格,鬧上全國新聞版面,影響頭份市公所形象,削弱公權力執行力道。

煥強很支持停車格的政策,從以前在台北市工作的時候,就明確感受到停車格流轉率的對交通的重要性。同時也知道,這樣的政策會引起一些反彈,此時公所一定要做足事前準備,才能將反彈力道降到最低。這也是為什麼煥強要在會議中,強烈要求公所相關執行態度的原因。

雖然公所在執行上面有些瑕疵,造成一些反彈。但是市長的目標以及執行魄力,煥強深感佩服也很願意支持。同時也希望市民支持此一政策,改善交通是各國都在努力的事情,劃設停車格只是城市進步的第一步。

身為民意代表,天職就是維護民眾的權益。公權力伸張的時候,難免會與民眾的權益產生衝突,民意代表身處兩股力量之中必定有為難的時候。對於進步、謀求多數公共利益的政策,理當要支持。依法執行公權力的正當性,除了公共利益的前提,最重要的就是清晰而不偏私的執行方式。政府提出了執行標準,就要依照承諾執行。15 米與 13 米道路的爭議,隱含政府對於自我承諾的重視。

我們剪輯出來的影片於此,您可以觀看此影片,或是閱讀下方我們準備的逐字稿。

逐字通順稿

以下文字紀錄省略部份語助詞,以不更動原意的原則下潤飾文句。

針對市場改建提案之回應

溫主席俊勇:「請黎煥強黎代表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我們就最近比較大的案子,就是停車場這個計畫。我的意思是說,我們公所這邊,在工程的事前準備,我真的覺得很不足。再過來是說,這個案子就突然提過來,就要我們通過,也沒有做個說明。是不是說最好能做個說明?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我們聽完說明之後,像我會主動去找一些專家來問,甚至做工程的人來問,問這樣的方式好不好。不是說你東西來了,就要叫我們過。剛剛副主席也有提到,其實很多事情都有輕重緩急。

黎代表煥強:「以前市長參選的時候,他的政見『路平、燈亮、水溝通』。像我們的路平真的是一個當務之急,我們應該是要趕快處裡這個問題。我是希望說,把這個經費,看是不是說我們先來優先把民眾『行』的安全…這個是最重要。那我建議是說,這個東西,因為這個經費對公所來說,說大不大,但是說小也不是一筆小經費。是不是說,能不能做一個比較詳細的說明會以後再重提,謝謝」

中山市場管理員:「報告黎代表,那這部份看是不是我們之後再請結構技師,還有請各位代表來開個說明會,然後大家經過充分討論再決定後面的事項」

黎代表煥強:「等這些做完以後,給我們一些時間討論,我們想問專家的人去問專家,我們要做什麼討論的也先討論完以後。說明會過完,下一個會期是不是再重新提這個案子,好不好」

中山市場管理員:「好,謝謝代表」

要求公所及早提供會議記錄

公所提案改善下公園之工程,先前有辦說明會,但是並未提供會議紀錄給代表會。對此煥強提出質疑,要求公所改善,才能讓代表會有充分資訊可以審核議案。

黎代表煥強:「課長,就剛剛你提到的,有做說明會, 12 號嘛。那你 12 號開完會以後,就急著昨天 13 號就把這個案子提過來。那你剛剛也有提到說,有做會議紀錄啦。會議記錄我都沒看到,我怎麼依據這個會議記錄,來審核這個案子到底你能不能達到我們的期望。你連會議記錄都沒有給我嘛。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像那個停車說明會好了,停車格的說明會也是一樣。我們開了這麼多次會了,包含中興路的,包含整個市區的,做了那麼多說明會,我只有收到一次會議記錄。而且會議記錄裡面紀錄還不夠詳實。」

黎代表煥強:「你現在連會議記錄都沒有給我看到,我怎麼知道你到時候執行,是不是跟我們當初討論的(不一樣)….這邊提案過來,是來決定要做或不做,而不是說來這個會議上做討論的。當然我們會充分表達我們的意見,但是來到這邊是來決定要做還是不做,而不是一直來補充說明,好不好?」
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代表指正的這個會議記錄,我們承認是這個有..比較不夠迅速。我們爾後會改善。還是說,能不能像剛剛說的,這個設計的費用能不能先同意」

黎代表煥強:「當然設計費用給你們是沒關係啊,還是希望是說,以後希望你們對於提案來代表會,能準備充分一點。好不好?」
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是」

黎代表煥強:「也不要說我昨天開了說明會,然後隔一天什麼都沒有東西,提案就過來了。第一,你沒有給我們充分的時間做一個討論,那天代表跟你們開完說明會,想要去找人問都沒有時間,接著就要審了。好不好,第一個是時間性嘛,你們要提早送過來嘛。再過來是,很多事情應該是做好準備再送過來,最簡單的會議記錄都沒有,我真的覺得…..嗯,好不好?謝謝」
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謝謝」

(其他代表發言….)

(黎代表再次發言….)

黎代表煥強:「這一次說明會,就我了解是代表,還有公所、里長來。我建議是說,因為你這裡面計畫也有提到說治安問題,我真的覺得治安就是個很專業的問題,我覺得可以邀請一下警察單位,是不是有什麼好的意見可以加入我們的設計裡面,這樣子會對你真正要解決問題的地方,才能達到目的嘛,不然就只是錢花一花而已啊。甚至社區發展協會是不是可以邀請看看,他們在地的人是不是可以發個聲音,謝謝」

質詢停車格相關之工作態度

公所原先提案為 15 米以上的道路劃設停車格,但和平路段煥強親自量測的結果為 13 米,並不符合公所原先提出的計畫。

黎代表煥強:「我想一個臨時動議變得像總質詢一樣,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?我想整個公部門是不是出了很多問題?才會讓所有的代表都這麼樣的….市長剛剛講了很多個案的問題,我不提個案,我講的是態度。」

黎代表煥強:「首先第一個是,有沒有尊重代表會?停車格規劃,當初很多聲音都出來了,我們代表…市長當初也講說,請各位代表不要做關說,好。我們就說等到時候來做個通盤檢討。」

黎代表煥強:「通盤檢討,會議哪一天?不知道!我怎麼知道?我看報紙知道的,我想問主秘,妳跟報紙記者講了以後….當然可能剛好他來問了,那妳是不是事後要做補救?是不是趕快來代表會通知一下?:『我 19 號要來開個會,是不是請代表若有空安排個時間過來?』。不知道!我到今天開會都還沒收到通知,還是說代表會這邊沒有通知道我們嗎?這是一個態度的問題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再過來,路燈。為什麼黃代表會提出來路燈的問題?就像我們這次停車格的問題好了,我想問一下農經課課長,當初在規劃的時候,有沒有到現場去看?有沒有派員到現場去看?」

農經課課長:「跟黎代表報告,停車格的劃設會造成民眾很多的問題,基本上它很主要的一個問題就是,你放樣以後,要去檢視它的停車格的位置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放樣是一開始就放樣?」

農經課課長:「當然是先有規劃再放樣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我的意思是說,你們放樣…..我跟你講,光是建國路二段,我就跟你講那天有爭議了,你跟我講說:『好,我們帶回去討論,改天我們再來決定劃不劃,再來決定怎麼樣劃』,下午就給我劃好了」

農經課課長:「跟代表報告….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我要講的是說,我要問你,回答我嘛。在這個施作之前,有沒有派員去了解現況?」

農經課課長:「我剛剛已經跟代表報告過了,我們放樣以後,包括規劃公司、農經課、工務課,都會去看那個停車格適不適當。可以了以後我們才施作下去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放樣以前不用先看路線嗎?不用先到現場看嗎?」

農經課課長:「規劃公司它會有去了解」

黎代表煥強:「規劃公司有去了解?一個 13 米的道路….當初的計畫是 15 米以上才劃」

農經課課長:「基本上這一部份主要還是主要幹道部份啦…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我不要跟你講說主要幹道不主要幹道,這是一個態度的問題,我們有沒有照政策去走?我們當初講出來的政策是 15 米以上才劃,市長是不是?是嘛!我就已經跟你講說這是 13 米了,你跟我講說你已經通報縣政府已經要這樣劃,那你有沒有照當初的既定計畫去做?」

農經課課長:「基本的構想還是說…我們主要的道路….是說和平路那一部份….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我真的覺得你們公務員很喜歡答非所問,那你到底這個計畫實施前,有沒有派員到現場去看?」

農經課課長:「我們有去了解過啦,你說要到多精細,我們是沒辦法到黎代表要求的那樣的程度啦。這…我們的這一個…就盡量到現場去了解到某一個程度嘛,大概我們也只能這樣嘛。你說要做到很細很細,我想這個我們可能沒辦法去做到像代表的要求這一部份啦」

黎代表煥強:「你看嘛,當初這個計畫提 15 米,提了一個很簡單的基準在那邊了。你連親自請個人去量測都沒有做得到,這就是態度不正確,不確實嘛」

徐市長定禎:「當初是說 15 米以上,這 15 米以上怎麼來的,就是說我們的都市計畫的道路,哪幾條是超過 15 米,是 15 米以上的,而不是現場。現場有的有 15 米,有的不足 15 米,這可能個別的部份可能要查一下,問題出在哪裡。是不是遺漏徵收了?我知道像白代表,她很多道路線劃來劃去,到底是哪一條才是對的,水溝做得對不對?都還有問題啊!以前很亂嘛,以前的地籍資料很亂,我們就是按照都市計畫 15 米以上的我們才開始來畫格子,有個案的部份有偏差啦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報告市長,他們連看圖都沒看你信不信?」

徐市長定禎:「所謂的看圖是?…目前這些道路應該都是 15 米以上的嘛是不是?」

農經課課長:「目前除了和平路以外都是 15 米以上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市長,和平路在圖面上,計畫道路上是 13 米吧!」

農經課課長:「對 13 米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圖面上都告訴我它是 13 米」

徐市長定禎:「如果是 13 米我想可以塗銷,我想這樣子啦….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市長,我提的是說,這是一個工作的態度。」

徐市長定禎:「我知道,我知道。因為我們都還沒有實施過路邊劃這個停車格。那我想這好幾次開會,也有代表列席嘛,我都有一直講希望代表支持這個停車格劃設,為什麼會有很多意見,我一定知道的,一定有很多反彈。」

徐市長定禎:「但是,劃設停車格,我常常說,頭份對待行人是很不尊重,很不友善的一個城鎮。行人從這條中正路,從北往南走,從東往西走,一下要進去騎樓,一下要走到車道,一下要閃機車、閃汽車、閃人家的攤位。這個對人的尊重,對行人的不友善,我說為什麼我要劃這個停車格。除了改善交通,我要強制來拆除路霸。」

徐市長定禎:「藉著停車格的劃設,這些人不是拳頭大、大聲就可以的。佔有公有土地還理直氣壯的,這沒有道理。但是,如果因為你營業或著其他公共利益上的需求,我們可以塗銷。」

徐市長定禎:「所以我們 19 號,本來我們 19 號檢討會是沒有對外的啦,我們就針對我們劃設停車格,有問題的我們來做內部檢討,是不是要塗銷。我想我們也會有個作業要點出來,針對可以塗銷的我們會做塗銷,也不是要搶錢,絕對就是希望藉著劃設停車格,一定要來改善市區的交通。再來就是清除這些路霸。不能比拳頭大、比聲音大,大家要按照規矩來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是,市長,您推動這個政策,我真的很讚賞您的魄力。不管是在網路上,或是其他不在市區的民眾,其實都是很支持整頓交通這一件事情。所以市長你提這個計畫是沒有錯的。我要講的是,整個態度,整個草率,我要提的是這個。」

徐市長定禎:「這一部份有需要做檢討的我們再做檢討啦,因為當初我們規劃公司,我覺得它就已經很…到縣政府建管去查每個住戶,前面能不能劃。」

徐市長定禎:「像尚順,我也藉這個機會向大家報告,尚順這個區塊為什麼不能劃,因為他們裡面都有停車空間,法定停車位。只要碰到住家裡面有法定停車空間,我們就不能劃。」

徐市長定禎:「所以為什麼說有些為什麼沒劃,有些有劃,原因出在這裡。所以這個就是造成鄉親很多不懂,為什麼他的可以不劃我的又要劃,可能就是當初它的建築物的圖說裡面,它裡面就是有法定停車空間,所以你就不能在它前面劃停車格。有這個困擾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市長,還是請坐啦」
徐市長定禎:「謝謝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我要講的是說,整個過程的草率,整個態度的不佳啦。再過來是,剛剛提了有開過很多次的說明會,會議記錄咧?我只看過一次啊,而且紀錄還不詳實啊。當初開會的時候….最後一次開會的時候,3 月 3 號是不是?好,不管。3 月出的時候有開過一次說明會,裡面我有沒有提到,我當天開會有沒有一直提到紅線的問題?」

工務課課長:「跟代表報告,這個是 3 月 3 號會議,是有提到。會議中應該是有提到轉角紅線不能劃設停車格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是啊,但是,第一,你們還是劃上去了。第二,會議記錄裡面還是沒有提到我提出來的啊!你們會議紀錄就不確實嘛。你們的會議記錄是怎麼樣做的?想記就記,不想記就不記?這個是一個工作態度嘛。」

工務課課長:「這個部份嘛…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我印象中啦,光是市區停車開會,我印象中說明會就至少開了 3 次。包含中興路的話可能就 5 次還 6 次下去了。會議記錄,我印象中還請代表會去查了一下,代表會只收到一次會議記錄。」

黎代表煥強:「那每一次開會我都想看一下前一次開會到底提了什麼,每一次開的說明會我都想看一下之前有提到什麼。沒有會議記錄啊!整個公所啊,開了不只是停車的問題,也開了好幾次的說明會,我哪有收到幾次會議記錄?那開這個會請代表來幹嘛?還是說有做會議記錄不用給代表?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我真的不知道你們的態度是怎麼樣。我真的覺得這只是個臨時動議結果變成總質詢,我也覺得這是一個讓人很訝異的事情啦。市長,可能你這麼久以來…是不是會覺得很訝異啊。」

徐市長定禎:「我當然…在工作態度的部份,有需要檢討的我們當然會檢討。會議記錄的部份,有些並不是很正式的會議,只是大家互相交換意見,在溝通,只能算是一個簡單的座談會啦。」

徐市長定禎:「不要說代表會沒有,我也沒有啊,有會議記錄的話照說要發文,我都會知道嘛。所以這個請代表見諒啦,並不是所有的會我們都會有會議記錄。只是有時候希望顧問公司,針對我們剛剛提出來的做紀錄、改善。下一次的會議再提出來,我們看有沒有改善。只是漸進式的一直往前走啦。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市長,那這樣子開會是沒有效果的啊。沒有用啊」

徐市長定禎:「不會啦。不會沒有效果啦。」

邱副主席秀美:「市長、黎代表。因為時間上喔,我想說是不是我們在總質詢的時候再來…黎代表,OK 嗎?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好,那我還有再幾個提案意見。市長請坐,主秘請坐。我在想說公園所,做一下建議啦。最近下雨啦,因為巡守隊都在蟠桃公園裡面嘛,對不對?」

黎代表煥強:「他們辦公室都在裡面嘛。因為他們巡守隊晚上才有辦公嘛,晚上才有去巡守嘛,所以那個辦公室只有晚上才有開嘛。但是你們公務員晚上不可能去嘛,所以我跟你們反應一下:他們的建築已經漏水了,我個人判斷,畢竟我不是專業,我個人判斷會影響到建築主體喔,是不是要修繕?是不是請公園所長?我真的勸您真的派人到現場看,好不好?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再過來就是,再提一個意見。我們頭份在推廣運動上不是很足,我是希望說像那個山下里連外高架下方,或是上埔里、興隆路高速公路的高架下方,是不是能做像台北新生高架籃球聖地一樣,也做個籃球場。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我相信這個花費是不需要多少錢的,只要做個燈具。甚至,我們頭份真的文藝做得很好,但是我們要全面性、要多元性。好不好?以上建議啦,我提案真的從來沒有為過個人,也從來沒有為了選票什麼。我真的是希望頭份愈來愈好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剩下,我還有好多關於停車格的問題想提出來,但是就等總質詢好了。但是這個政策又急著要推動,那我還想問一下說,19 號的會議,內部說明,我們代表有沒有資格參加?有沒有可以表達意見的地方?」

農經課課長:「這個部份我們原則上當初規劃的時候,就是我們請市長主持,然後課室主管就民眾所提出來的問題去逐一討論它的狀況。如果說代表有這樣的想法,是不是我們請市長…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好,那既然沒有邀請也就算了。那我就講嘛,但我就要提出來啦,我一直在說來這個代表會,應該要討論的是過與不過,但是這樣臨時動議一直就變成就是總質詢一樣,變成說在討論東西一樣,那既然你這樣,我只能在這裡表達我的意見啦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像那個忠孝市場,當初它規劃的就是要做一個商業用地。那當初這個商業圈沒有弄起來,那後來民眾當然就有些人就把它買下來當成住用,居住型的。當初它的設計是店舖型的,它只有一丈三,那就是很窄面。那你今天停車格劃下去,真的是連摩托車用牽的,都會刮到停車格的車子,對不對?我只能在這邊提啊,因為你 19 號沒有邀請我們代表啊」

農經課課長:「那個跟代表報告….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再過來是,我們中央路檳榔攤旁邊,那紅線會不會太長啦?我真的覺得說你們是不是到現場去看一下?」

農經課課長:「那個紅線部份我想會請工務課去….」

邱副主席秀美:「黎代表,那我建議這個部份是不是用書面好不好?因為現在是臨時會,所以說我們有一些比較急迫的可以用書面上再來….下次定期會的時候…好嗎?黎代表我建議啦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好」

邱副主席秀美:「好,謝謝黎代表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好,謝謝」

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