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05 第二次定期會:總質詢

為您獻上五月份剛開完的定期會內容。定期會總共有工作報告、總質詢與檢討,煥強剛處理完總質詢,就先釋出這部份。這次質詢的重點與結論有

  • 建議市區增加機車停車格
  • 建議學校周遭設置禁菸告示牌
  • 建議台電協助建制地下 3D 管線圖
  • 對工務課提出路平之建議
  • 要求公所提高監視器妥善率
  • 要求公所及早宣導施作停車格的範圍
  • 要求公所增設貨車卸貨停車格

關於路平的建議補充一下小知識。煥強問了好幾位工程專業的人,還跑去台北市新工處交流,學到了很多路平的知識,其中一項就是「冷卻時間」

簡單來說就是路面鋪設之後,需要等待冷卻約六個小時,才能讓剛鋪好的路面結構穩定,延長使用壽命。多等六個小時,我們的路可以更平,更耐用,這次定期會上與工務課達成共識,這是未來能努力的方向之一。

未來若在街上看見,剛鋪好的路面不允許通車,就是這個原因。想必到時候會有一些誤會,除了請工務課加強宣導之外,也請各位向更多朋友散佈一下這個小知識,我們一同支持市公所把道路鋪設得更平更好。

至於其他路平的細項,未來煥強會整理出來幫大家補充。更歡迎您有空就看一下,沒空就撥空,看看質詢內容,了解我們工務課在這方面的努力。

接下來是質詢內容的逐字稿

Day 5

  • 建議增設機車停車格

溫主席俊勇:「各代表對分局還有什麼意見要提?…請黎煥強黎代表」
黎代表煥強:「所長、主席、市長還有各課室主管,還有我們所有的校長以及各位來賓、各位事業單位主管、各位代表,各位早安,大家好」
黎代表煥強:「我想問一下。我們停車格設計到現在已經劃這麼久了,不知道所長對我們頭份市區這些民眾,在使用停車格上有沒有一些建議?」
黎代表煥強:「因為我看民眾到現在….路霸還是滿多在霸佔停車格的情況,不知道所長有沒有什麼建議之類的」

頭份派出所所長:「謝謝黎代表。黎代表私底下也曾經詢問過這個問題,那頭份的交通當然除了停車格跟剛剛幾位代表講的,其實交通問題都是存在。包括建國路剛剛講到那塞車的問題。那停車格劃設之後,是不是能有效地改善,還是要視收費之後。」
頭份派出所所長:「但我也不敢說建議,因為這也不是我們權責範圍。只是在我們個人取締的狀況來講,目前市區大概影響交通最多的,還是汽車的併排為主,尤其是臨時停車。所謂臨時停車是人在車上,這樣自以為是合法。」
頭份派出所所長:「那機車停車違規,其實,如果以數量絕對比汽車多。但是它都是在比較沒有那麼影響交通的狀況下造成的。那目前看來停車格劃了,但還沒有收費。」
頭份派出所所長:「那有一些地方,像市區的中正、中華,它的機車停車格是真的不夠。以我們巡邏來看,未來會造成說,汽車就算是合法的停放之後,那機車的問題在強力取締之後可能會造成機車族的強力不滿。另外剛剛代表有提到說,劃設有沒有什麼好的建議。我想應該很多人也跟代表會與市公所有建議過了,我這邊就不再做什麼建議。

黎代表煥強:「所以所長您的建議是說,機車格的部份應該考量地區來做一個評斷、增設之類的嗎?」

頭份派出所所長:「因為像中華路上很多汽車停車格之間是劃設黃線。那黃線當然有它的考量,譬如說臨時停放汽車,上下貨之類的。以它車格之間的幅度是可以容納停汽車。但是通常還沒有廷停汽車之前,大概已經被機車停滿了。」
頭份派出所所長:「所以事實上汽車它也沒辦法停到黃線做臨停使用,以我目前來看。因為機車的守法性是比汽車更嚴重,違規停車的問題。所以這些黃線畫下去之後,還是會被機車停走。」
頭份派出所所長:「所以我這邊的不如建議說,既然到時候也可能會被停走,是不是多劃一些機車停車格,再留少部份的黃線作為臨停之用。那我們在取締的時候,機車族才不會說我就沒地方停啊,就像現在它必須臨停、必須併排。報告完畢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對啊,我去建國路買一杯咖啡,我要停到對向去。不是停到對向,就是要停到三百公尺外。我真的覺得是我們公所機車格不足的地方。」
黎代表煥強:「那剛剛所長我還是提到說路霸的問題,所長這我們怎麼來解決,還是我們有什麼辦法配合派出所來處理嗎?」

頭份派出所所長:「目前路霸,我們原則上是一個月一到兩次配合清潔隊。因為路霸有牽扯到廢棄物清理的問題。有些民眾不承認他的東西,我們沒辦法依法告發,那我們就以廢棄物直接清理走。」
頭份派出所所長:「那另外一個部份說,目前路霸的狀況,很多都是以民眾檢舉,我們比較被動的情況下。當然這也比較說抱歉,因為很多民眾認為說我常常需要臨停,我家前面常常被人佔用。就算開了單也沒用,因為車子沒走。很多民眾會覺得說已經影響我出入了,你警察來開單沒有拖吊車把它拉走,對我來說是非常不便,所以他才會做這個動作。」
頭份派出所所長:「那我們去了之後他如果收走,一般來說我們還是勸導。如果連續開他單的話,我想很多人也會接到很多電話,認為警察太強勢了。」
頭份派出所所長:「那結論還是很難解決,就是路霸的問題應該到處都有,只是說它還是要配合說,現在很多合法的汽車停車格裡面還是有路霸。那未來收費之後,這個狀況怎麼改善,我們再研議有沒有更強勢的執行方式。謝謝代表」

黎代表煥強:「那我這邊建議,就是我們公所針對機車停車格不足的地方,我還是希望相關承辦下鄉、到實地去看,了解一下。因為這真的很多的店家跟民眾,甚至是我自己自身都感受到我們機車停車格是不足的。再麻煩我們承辦單位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再過來我也要建議一下,既然提到機車停車格,我也想要提一下說,我們建國國小…不是建國國小,是說各學校校門口,距離校門口附近的停車格是不是把它限制時間」
黎代表煥強:「因為它通學的時間會影響到整個建國路的交通順暢的問題,再麻煩一下。看是說要把它設成機車格,還是說限制。我看竹北是有限制某個時段是不能停的,所長應該有些是這樣子吧,對不對」

頭份派出所所長:「據我所知,如果你劃設停車格的話,應該比較難去限制停放時間,因為它不收費」
黎代表煥強:「好,那我講我在台北的經驗。台北會設立告示牌,我上下課時間這邊是禁止停車的。然後還有竹北,竹北它會在地上噴漆,早上七點到八點禁止停車,這我是做一個小小的建議。關於派出所,我以上到這邊,謝謝」

  • 建議禁菸告示牌與台電 3D 管線圖

溫主席俊勇:「請黎煥強黎代表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我沒有要請誰上台啦,我有幾個小小的建議。就是說有民眾反應在學校周遭,在五月一號報到日的時候,有民眾在學校周遭人行道上抽菸。」
黎代表煥強:「大概有詢問一下各位校長與衛生所這邊,有沒有立法來管制這部份。我問了一下,我們的縣府是有給學校一些經費來立這個告示牌還有勸導民眾。我是針對說,希望學校在勸導這部份可以更徹底一點,尤其是在可能將來會辦畢業典禮、學校校慶、還有將來明年度的新生報到,這部份再請學校在勸導方面可以做一下確實」

黎代表煥強:「然後再過來,在台電我有個小小的問題。我上次去台北市政府了解路平專案的時候,台北市新工處他們有提到,他們有所謂的管線 3D 普查。這個部份是拜託台電協助的。」
黎代表煥強:「因為我們頭份在做基礎建設的時候也會有這個需求。不知道台電是不是也可以到時候,台北的忙完了,也可以考慮來幫我們頭份市建立一下 3D 管線圖。再麻煩台電的主管回去向高層(建議一下),謝謝」

台電課長:「有關於管線的 3D 圖面這個工作,因為目前我們北市區的部份,只有北市區,他們可能比較大,他們的系統是有一個建制起來的。」
台電課長:「那我們區也有這個系統但是不會做。可是我們這個系統,給縣政府這個系統很像兩個系統不大一樣。很抱歉,這個東西我們也在作業中。苗栗縣的圖資系統、管線系統,現在在配合建制中。這個可能以後會推到各個鄉鎮市公所,是這個情況」

黎代表煥強:「這個我是希望說,不要只有都市做,我希望說我們遠離都會區的地方也可以幫我們做一下,不要說國家好像有分,好像他們的等級比較高還是對他們的服務比較好,再麻煩一下,謝謝」

台電課長:「謝謝,謝謝代表」

Day 6

  • 對工務課提出路平建議

溫主席俊勇:「請黎煥強黎代表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我請工務課課長

黎代表煥強:「我想問一下,民生六大需求知道嗎?」
工務課課長:「民生六大需求?」
工務課課長:「食衣住行育樂」
黎代表煥強:「食衣住行育樂,對啦,很簡單。」
黎代表煥強:「那我現在跟你談『行』。我之前有去跟北市府交流一下路平專案,這個資料我想我也給你們看過了。我知道裡面很多事情,撇除管線單位、降人手孔、還有管線單位施挖…這個不管。我先來跟你討論一下我們公所能做的部份」
工務課課長:「好」

  • 加強宣導

黎代表煥強:「想跟你針對我們公所能力範圍內,向課長確認一下,首先就是加強宣導。我看之前我們要施工做鋪設瀝青的時候,都會在地上噴(漆)。我的建議是說,能不能做個立牌,向民眾提醒施工時間、範圍,甚至有聯絡窗口,這部份可不可以?」
工務課課長:「原則上一件工程裡面,我們會立一個立牌,但是現在比較會讓別人不知道,可能是因為我們的立牌可能只放在某一個工區。」
工務課課長:「因為立牌就是我們工程告示牌,工程告示牌裡面就可能會有很詳盡的工程名稱、還有承包、還有單位負責。我不知道代表的意思是不是要放那種立牌?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是啊」
工務課課長:「那種立牌的話,原則上….」
黎代表煥強:「我覺得你施工一個路段,它的頭跟尾都必須要放立牌,讓民眾知道我們的工程要實施了」
黎代表煥強:「這就像我們電腦在下載東西的時候,它會跑出一個訊號出來說:『這個複製的工程還有多少時間』,它讓你有預期的心態,讓你不會對等待的時間這麼反彈。或著讓你在這等待的時間可以去做其他事情,我們讓大家知道,我們的工程什麼時候開始、什麼時候結束。如果有問題,找誰。這應該是一個很基本的…好不好?」
工務課課長:「這部份,因為工區的部份原則上我可以預算之內把它編進去,就是相關告示牌的部份。就是讓他至少不會隔離..」
黎代表煥強:「課長,其實這個在合約上你可以要求包商吧?」
工務課課長:「可以,所以我說一開始締約的部份我可以從這個部份去要求」

  • 冷卻時間

黎代表煥強:「好,那再下來。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既然我們都可以立告示牌了。那我希望把瀝青的冷卻時間,以後我們的工程時間都把它加進去好不好?」
黎代表煥強:「因為這個可以直接增加我們道路的使用壽命」

工務課課長:「這個部份,其實現場要執行的部份,我可能要強力要求監造。因為冷卻需要時間啦,所以變成說在冷卻的時間是不可以開放給車輛通行的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對」
工務課課長:「就是會有這種狀況啦。因為我們之前….」
黎代表煥強:「路封起來?」
工務課課長:「封路?」
黎代表煥強:「我都已經告訴你我這邊就要施工了,我也告訴你什麼時候會好了,我也讓你有心裡準備了。路封起來,好不好?」
工務課課長:「代表,這部份我們…」
黎代表煥強:「不然我們每次路鋪下去,半年就開始破洞了。因為我路都還沒有冷卻,都還沒有達到效果的時候,車子就走上去了。那我再多的錢,每次一鋪,每次都要換。每次下雨天過後,你們就要跟我去鋪馬路。」

工務課課長:「代表,這部份…因為現在我看,原則上我們機器進場之後,原則上我們就已經在那邊了,我們可能可以局部地把它圍起來,至少讓我鋪設路段是沒有車輛可以進去的。但是你說要整段路封…」
黎代表煥強:「不是整段路,我是說就是施工的部份,施工的這段路。甚至我可以在承包的時候,這筆費用都包含在內,交管的人力費用都把它包進去嘛。」
工務課課長:「代表,這樣子啦。如果有替代道路,我們原則上可以朝這個方向進行。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我們頭份,除了建國路的交通量以外,基本上,我就連中正路都相信它是有替代道路的。中華路、中山路都是替代道路。就建國路,它的交通量真的非常地大,所以之前縣府在建國路鋪馬路,他們是半夜施工,對不對?」
工務課課長:「夜間施工,對」
黎代表煥強:「是啊,這個部份我認為是我們公所可以做得到。別的縣市都做得到,為什麼我們公所做不到。」
工務課課長:「代表,這部份原則上我會個案去要求,因為每條路的狀況不一樣,如果可以這樣做的我一定是要求廠商、監造去把這個路弄起來」
黎代表煥強:「因為我今天跟你提這個,就是希望我們延長我們的道路使用壽命,減少我們的養護費用,好不好?」
工務課課長:「好」

  • 瀝青顆粒大小

黎代表煥強:「再下一個。瀝青顆粒的大小,只要我們壓路機進得去,我都希望我們使用四分之三,大顆粒的。這樣有辦法要求嗎?」
工務課課長:「跟代表報告這個部份,因為那個顆粒的大小是根據我們合約去訂,所以如果有需要的話….因為顆粒大的話承載力會比較足夠。那如果有需要的話,我們可以在合約一開始的時候」
黎代表煥強:「對啊,我是說之後的工程都要求嘛」
工務課課長:「原則上這樣是可以啦。」
黎代表煥強:「因為它承載力要夠。像我們中正路,公車這麼多,你用小顆粒的是不是就影響它的使用壽命了,因為它承載力就不是那麼足的嘛。好不好?」
工務課課長:「好啊,這部份可以檢討。」

  • 改善路基

黎代表煥強:「再過來就是比較…費用比較大的。這部份我還是希望公所可以考慮看看:改善路基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每一次我們『重新規劃』的時候,我們首先第一件事情就是改善路基。不然路基就是不平,就是不夠夯實,不夠硬。瀝青鋪得再怎麼樣都沒用,時間一過就凹了。路基甚至有些會掏空」

工務課課長:「代表,其實沒錯。因為如果路基沒有好的狀況下,如果我去刨的話,短期之內可能看不太出來,但是日子久了之後,因為車輛持續性碾壓,造成它下面是持續性壓實。所以會變成路基是一直往下陷,有這種可能。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是啊,課長你也跟我去路上看過了嘛,像信東路,台電那一段,它管線挖完以後就是沒有把路基做好嘛,對不對,所以會造成它那邊凹凸不平這麼嚴重嘛。瀝青雖然沒破,但是它平整度就是非常不夠,對不對?它甚至有些誤差已經差到 3 公分了,我們公所這邊要求高低點誤差要到多少?」

工務課課長:「高低點落差…原則上我們會做平坦度測驗,合約的話原則上是根據個案去看。所以變成說,要回去看合約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好。那我告訴你,不管是新竹市,還是台北市,他們做的高低點落差是 0.6 公分。我給你的資料裡面也有提到這部份吧。」
黎代表煥強:「所以,為什麼之後不管是管線單位或是我們自己鋪的路,後來都會有凹凸不平,就是因為我們的路基不平,沒有確實夯實。我希望我們之後的工程都把這個部份考量進去」

工務課課長:「因為路基的部份,其實在事前調查的話,可以請顧問公司,我們單位去現場看。如果有路基不穩的部份,其實在…因為在長期碾壓的狀況下,大概是看得出來,大概是那一塊需要路基改善…」

黎代表煥強:「經費這部份,不用擔心。只要你們確實做好來,我們代表會一定會支持!因為過去我們的路,只是做成順,不是平。你知道順跟平的概念差在哪邊吧」

工務課課長:「我知道,因為其實我們道路,其實高層應該要根據都市計畫的設計高層去鋪設。如果沒有根據那鋪設的話,可能會到兩個街墎的路銜接就是沒辦法銜接,就是會有凹凸不平的情況。我們現在的作法就都是,遷就現況啦。遷就現況去直接刨補。」

前面那一段,因為那一段路比較爛,所以我已經有先納入了啦。那後續,就是在今年度的預算下,我是有在編中正路從上公園到下公園這一段,可能也會辦理重新刨空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我的建議,最好是整條路一起規劃,這樣是最好的。如果說現在都已經規劃下去了,可能到時候我檢驗要求會很高喔,我到時候我要求的是,我可以接受你的色差,可是我不能接受不平」

工務課課長:「好。我印象中這邊應該是有那個平坦度的測驗啦,原則上我會要求廠商把它做好。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對啊,再過來就是我們中正路什麼時候開始施工?我們可不可以,今天跟你提了這麼多,可不可以把這些列入這一次中正路的施工或和平路的施工?」

工務課課長:「中正路喔,因為現在標案已經上網發包了,當然,我印象中合約也是有訂路基改善的部份。」
工務課課長:「因為中正路確實是有滿多需要路基改善的,我原則上可能會要求廠商直接把這部份。如果可以改善的話就把它納入,改善以後再….」

黎代表煥強:「那顆粒大小?」
工務課課長:「顆粒大小的話,看契約。因為契約,我要先確定一下,我記得好像是四分之三」
黎代表煥強:「是用四分之三嘛?」
工務課課長:「這不是很確定,我只是印象中是四分之三」

黎代表煥強:「那告示牌咧?」
工務課課長:「告示牌的部份,如果有需要的話,因為我看這個部份先以貼公告的方式。因為告示牌的部份,原則上我們是以換用的方式,因為它現在只有編一面下去」
黎代表煥強:「告示牌是為了讓民眾有預期的心理。重點,我們中正路上走最多的除了一般民眾的車,還有一種車叫公車,有沒有跟公車業者講?」
工務課課長:「現在這個是還沒有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我希望你們在工程之前,在事前的準備,是要包含把宣導做好來。跟業者溝通是要做好的,好不好?不然今天在施工了,公車業者臨時要改路線,其實對他們來講是有種困擾」
工務課課長:「好。因為針對後續標案的部份,因為中正路後半段還沒有開標,施工現場我會再開一次施工前說明會,請邀相關單位過來參加,我可能會順便邀請可能國光或苗客啦,因為他們可能有經過這些路線啦。那我會請他們一起過來開會」
黎代表煥強:「因為喔,剛剛這麼多代表都一直在跟你們講道路、道路。真的『行』的安全,是我們民眾最有感,也是最需要。因為它隨時,一條路上隨時就有人命損失。所以我們才會這麼希望,在『行』的上面做一個要求,好不好?」
工務課課長:「好,謝謝代表」
黎代表煥強:「好,謝謝」

Day 7

  • 針對監視器妥善率與人力配置

溫主席俊勇:「今天繼續我們第三天的總質詢」
溫主席俊勇:「請各位代表,針對我們公所各項的施政來做一個詢問。」
溫主席俊勇:「請黎煥強黎代表」

黎代表煥強:「主席、市長,還有各位主管,各位代表,大家早安大家好」
黎代表煥強:「我想請一下公園所所長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想問一下。所長,我們現在頭份,我們公園所裡面,現在總共負責幾隻監視器鏡頭?」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主席、副主席,各位代表。回答黎代表的詢問,現在公園所負責的監視器,在包含這個就是 104 年度小型工程的案內的所有的主機,是 245」
黎代表煥強:「245 是鏡頭還是主機?」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主機」
黎代表煥強:「主機嘛」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監視器是 1187 個」

黎代表煥強:「1187。我記得我之前詢問過,我們監視器每個月檢查一次,對不對?」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現在目前能做到的是這樣」

黎代表煥強:「那我們報修的時候,報修後廠商,我記得合約是報修後廠商必須七天修復,對不對?」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對」

黎代表煥強:「也就是說當我們運氣不好的時候,我們有可能發生監視器必須要花上一個月又七天,才能把監視器…監視器壞上一個月又七天,是不是會有這種情況發生?」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根據這個數字推論,是有這個可能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好。那我想了解一下目前我們監視器,有多少人力在處理監視器這一塊?我們公所的部份」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我們公園所裡面,負責監視器業務,就承辦人一位,剩下的就是…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好,這個人需要負責哪些業務?」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包括所有有關監視器的各項有關申請、維修的這些…」
黎代表煥強:「所以他只要負責監視器就好了嗎?」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對」
黎代表煥強:「所以他沒有負責別的業務?」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沒有。我們公園業務、路燈業務跟監視器業務,就剛好各個承辦的人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所以是每個承辦人都會管理監視器囉?」
黎代表煥強:「包含所長你也管理內囉?」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監視器的…主要承辦人就一位啦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只有一位?那我想問的是說,這個主要承辦人,他除了管理監視器以外,還有沒有其他業務要辦?」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其他的…有時候看業務支援」
黎代表煥強:「業務支援,所以這個人他可以處理很多我們公園路燈管理所很多核心的業務,他都可以處理對不對?他是個有專長的人嗎?」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是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是嘛」
黎代表煥強:「那我們一個月才檢查一次監視器,監視器檢查的作法就是透過一個監控系統,把畫面所有檢查一遍。所以這個只要是會看愛情動作片的人都會做的事情,這個不過是一個繁瑣的事情,我這樣的形容是不是?」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跟黎代表報告一下,關於這個,就是調閱…」
黎代表煥強:「你只要告訴我,這個,我只要檢查監視器畫面是不是大概就只要會操作看影片、看鏡頭這樣的動作就行了。然後再做個判斷,訊號有沒有接上,對不對?」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理論上只要知道那個配取的網路的網址就可以了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就可以嘛,對不對!所以它不是一個相當困難,但是是一個很繁瑣的工作,對不對?」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是」

黎代表煥強:「那我們把一個有能力處理其他複雜業務的人力,花在這上面,對我們的公所的專業人力,是不是一種負擔?」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這個能否容我多一點時間跟黎代表回報一下。關於這個維修、隨時監控的問題,牽涉到兩個方面,第一個硬體的方面,還有第二個人力的方面。這個硬體方面….」
黎代表煥強:「我現在要跟你討論的是,檢查這件事,是一件困難的事嗎?」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是繁瑣的事」

黎代表煥強:「繁瑣的事,但是它並不困難。因為它只要會看愛情動作片的人就會用嘛。所以我們把一個會處理核心業務的人,有能力處理核心業務的人,把它花在這上面,你覺得會不會是我們公所專業人員的一種負擔?」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我們是有試圖尋求這個資源人力啦,我們也試圖向縣政府申請這個叫做替代役男。我想一般這個現在的替代役男的水準來做這個是…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很好,我也認為,我們應該要申請替代役」
黎代表煥強:「還是說,記得我們公所裡面就有替代役?這種比較彈性的人力,他們本來就不會接觸我們核心業務,讓他們來做這種檢查的工作,看到壞掉的就負責報修,這樣才可以減輕我們…不是說減輕負擔,是他才可以專業處理比較複雜的工作,我這樣的說法認同嗎?」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是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是嘛。所以我覺得說,我們公所必須要讓這個人去專業處理複雜的事情,但是同時又能提高監視器檢查頻率,因此降低故障的時間。我這樣的想法您認同嗎?」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這個認同。我們也試圖向縣政府申請替代役的人力,來支援我們的業務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好,所長,我今天這個質詢,主要就是我真的認為我們一個月檢查一次真的太久了,因為我去了解一下我們苗栗縣警察局,苗栗縣警察局是每個鏡頭每天都檢查一次」
黎代表煥強:「我希望我們…我不要求你每天做到檢查一次,但是至少兩天要做到一次。因為兩天以內發現壞掉,再加上報修,它修復的時間七天,它有可能是九天到十天壞掉,這是有可能的。」
黎代表煥強:「我只希望它降到這個範圍內,如果說你跟我說要一個月…將近半個月以上,一個月是監視器是壞掉的,這個我沒有辦法接受。好不好?」

公園路燈管理所所長:「我們會積極尋求人力資源來達成這個目標」
黎代表煥強:「好,那就麻煩所長達成這個目標,謝謝」

  • 針對停車格劃設之宣導及卸貨停車格

溫主席俊勇:「請我們黎代表」
黎代表煥強:「農經課。課長先請教,我想了解一下您對現在停車格的業務了解嗎?」
農經課課長:「就目前…主席、各位代表好。其實有關於目前停車收費計畫,因為就是經縣府審查完,還有尚須改善部份,但是我們還是會積極修正,然後再配合推動。然後目前也是…」
黎代表煥強:「我要問的是,那您知道我們市長可能有要做第二期的停車格規劃嗎?」
黎代表煥強:「就我所知,就先主要道路還有中央路、建國路這些就一次發包出去…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我說您知道…來,主秘。我記得在里民大會的時候,市長有提過有可能要實施第二期的停車格規劃啦」
黎代表煥強:「我個人表達一下,我是非常支持這些政策,來給民眾一個依歸,來遵守。」
黎代表煥強:「但是呢,我們第一期實施的時候,就是我們現在目前實施的,承受不小的民意壓力,對不對?是嘛,所以我們在第一期學到的經驗,要不要用在第二期」

市公所主任秘書:「主席、副主席、各位代表早。回答黎代表,當然就是說,我們現在是先做第一期,就是針對這次劃設的停車格,先做第一次的收費停車。當然後續我們會檢討,再改進。」
黎代表煥強:「對,所以我想問的是說,所以我們這經驗會轉移到第二期嘛。」
市公所主任秘書:「對」

黎代表煥強:「那我要特別來提這一件事,我們第一期有一個很大的問題。我認為就是施作前不到一週我們才在現場貼告宣導,宣導的時間明顯不足,我這樣說您認同嗎?」
市公所主任秘書:「我認同,對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我們一直以學習苗栗市為例,但是我想告訴您,苗栗市他們在施作前那個路段,他們會立告示牌立半年。」
黎代表煥強:「我一直想要跟公所表達的是,事前告知民眾,事前向民眾宣導,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,不管我們做任何政策。」
黎代表煥強:「所以我一直在跟您提,不管是在工務處,還是對我們的路邊停車格施畫,我都一直再跟你們講這件事情」
黎代表煥強:「所以我希望下一次的時候,第二期的時候,下一次規劃的時候,我們能不能提前半年宣導?然後立醒目、清晰的告示牌在現場,好不好?」
市公所主任秘書:「好,謝謝黎代表。我們下次第二期的時候會去注意」

黎代表煥強:「好,那再過來停車場」
黎代表煥強:「上次市長也有提過說,中正路可能會用劃機車格的方式來解決中正路的交通亂象。」
黎代表煥強:「那時候我大概有去算一下,我們中正路大概有 170 棟的建築物,商家大概有 162 間,這是我大概初步算。當然有些兩間是同一個商家,但我都把它算進去,也就是說它的比例是非常高的,超過九成五。」
黎代表煥強:「那我們既然有這麼多的商家,包含銀行,這些商家卸貨,銀行還要有運鈔車,他們都有卸鈔票的需求。」
黎代表煥強:「所以我們既然要改善交通,我們能不能在這些部份增設一下卸貨、貨車停車格?卸貨專用的,來解決這個問題,有沒有機會?」

市公所主任秘書:「這個部份,黎代表的提醒我們也有注意到。就是說對於中正路的話,全部劃成機車格的話,確實有可能對於店家一些卸貨,會造成一些影響。」
市公所主任秘書:「所以我也跟農經課這邊也有提醒,是不是要找店家來開個會,看是不是說哪些,至少要有店家共識,總不能每一個店都有一個卸貨區,這是不可能的」

黎代表煥強:「當然,當然!」
市公所主任秘書:「是不是有可能說….」
黎代表煥強:「一小段一小段(設置)…」
市公所主任秘書:「對對對」

市公所主任秘書:「大家要有共識啦,不然店家說怎麼只在他家前面設立卸貨區,還是要有共識」
黎代表煥強:「沒錯沒錯」
黎代表煥強:「所以喔,我深深認為,我們不能只有開說明會,我希望說我們最好承辦到現場,跟店家一起在現場,我們把這個問題解決掉,好不好?」
市公所主任秘書:「好,好」

黎代表煥強:「所以我希望公所能考慮一下貨車用、卸貨停車格的部份。」
黎代表煥強:「因為其實在新北市、中壢市、台北市這些大都市他們都有做,那台北市是已經停車收費歷史悠久,他們會考慮到這一塊,一定有它的原因。」
黎代表煥強:「如果有管理辦法相關的不了解,有需要我也可以幫你們轉問台北市停管處,好不好?我就希望說公所在我們下一期的、第二期的停車格規劃的時候,能把它做得更詳細一點,好不好?」
市公所主任秘書:「好,謝謝黎代表的支持,謝謝各位代表的支持。」
黎代表煥強:「謝謝」

分享到